Haver💩

来自外星球的混杂人

  喜欢电锯惊魂所以也有点病娇的感觉。以后看看能不能画一下电锯惊魂的小老头竖锯和小丑回魂的小丑吧。我真的很喜欢竖锯啊!!!!又有脑子又优雅!

  我也不太常接稿捏。很多事都不太了解,设子oc,人物头像,二创都可以接呢,价格是100左右。可赠送Q版人物,线稿情头。本人是艺术生有绘画知识。但课程也比较多,所以一般是四五天交稿。流程一般分为三部,第一步是线稿,如果你满意的话我就会继续画,第二步是完整稿,第三步是根据各位的需求进行修改。不亏哦!

刚接触板绘,对不起宣师兄…我这就去联系quq

当他辅导孩子作业【花亦山】2


楚禺        çŽ‰æ³½      å­£å…ƒå¯

楚小鱼      çŽ‰èˆ’舒      å­£ä¼


本人会一点点绘画,但比较喜欢古早黑白漫画的形式,不知道融入花亦山大家会不会喜欢呢?




希望大家能多多评论提建议❤️


💠💠💠💠💠💠💠💠💠💠💠💠💠💠💠


楚禺


  楚禺知道自己不会表露情绪,所以一般都是你辅导孩子,但楚小鱼和隔壁家的季企玩多了,目前有上房掀瓦之势。

  

  “父亲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你先别生气。”

  “…………”

  

  楚禺看着满卷的红墨水心里默念清心诀三遍才没有暴起。

  

  “你的母亲尚未下朝,你做错的题暂且抄几遍吧”

  

  你回家就看到楚禺坐在藤椅上双手捂脸的沧桑男人样,你走进了楚禺也没有发觉。

  

  摸摸小狗头,楚禺抬着略显湿润的眼睛看着你。

  

  “我这个父亲是不是做的很失败?”

  

  哎……你都不知道怎么哄他了。

  

  

玉泽

  

  玉舒舒一直都很听话,根本不用你和玉泽操心,这次又创明雍最高。

  

  “母亲父亲!我又拿了第一!”

  

  “嗯,乖女儿!为了给你庆祝我和你母亲带你去寒江找你舅舅玩好不好?你父亲与母亲尚且还有公务未完成”

  

  “好!”

  

  夜深人静之时玉泽带你来到河边放河灯,百家灯火阑珊,河面如星河。不远处四盏河灯汇到一处。

  

  “愿万家福,山河无恙”

  “愿世间安然,乖徒,女儿幸福”

  “愿父亲母亲一直幸福下去!能多陪陪舒舒”

  “愿小妹能幸福,多回家看看”

  四愿齐心,定能缘愿

  

季元启


  “儿啊,你怎么比我少年时的分还低啊,这没法给你母亲交代啊。”

  

  “父亲,我们要不然去买点首饰贿赂母亲吧……”

  

  季元启带着季企来到首饰铺子拿了一个白鹤绕青莲发簪。

  

  “你小子这本来是我给你母亲的七夕惊喜,现在倒是成你的赎罪礼了”

  

  你回家就看着一个夹子里面有一个精美的发簪和一张破烂的试卷。隔壁还传来了打屁股的声音和儿子的哭喊声。

  

  “啊!父亲我真的知错了!我下次一定好好学习~饶了我吧~”

  

  “子不教父之过!今天非要把你打到爱学习为止!”

  季元启打着生猪肉暴言着,儿子在一旁哭吼着。

  

  你在太师椅上喝着茶,呵他们以为你没看出来吗?猪肉刚化冻吧?地上都是水。罢了谁让你宠着她俩呢?



end




喜欢的话点个赞吧,评论评论!(指着评论区)

一天两幅,从晚上七点画到一点,要死

请你吃章鱼烧啊【凌晏如】

炎炎夏日当然是章鱼烧为首选,请云心先生吃章鱼烧吧!

“云心先生,下次吃什么好呢?只当是冰块最为解暑”

“唔……呜呜呜”

当他辅导孩子作业时【花亦山】1

我以后不会生孩子的…真的要疯了。


兴趣很无语😓

宣望钧  å‡Œæ™å¦‚   æ¥šç¦º   çŽ‰æ³½  å­£å…ƒå¯

宣钓钓    å‡ŒèŒ¹èŒ¹    æ¥šå°é±¼  çŽ‰èˆ’舒  å­£ä¼

💠💠💠💠💠💠💠💠💠💠💠💠💠💠💠



云中被封为亲王后与自己心爱之人诞下了小生

命,但正当小生命七岁时………(俗话说得好

七岁八岁狗也不喜猫也不喜)云中成功被孩子

气哭了,留下“他”来辅导孩子做作业。


——————————————————

宣望钧

  饶是性格再好看到云中被气哭心中也是有了怒火。

  “云中,你且先去歇息吧,我来辅导宣钓钓。”

  

  “怎的回事,已经两个多时辰了才写了一页吗?”

  

  “我知晓这是先生多布置给你的,但这不是为了你的书写提升吗?我都快看不出你写的字是什么了”

  

  “不要总和比自己能力低的人比,你的同窗优秀的很多,为何不与他们比。”

  

  “……罢了你要是实在不听劝明日就让先生们惩处你吧”

  

  好说歹说宣望钧半个时辰后趴到了云中肩头,一脸身心俱疲。

  “云中要不然我们给宣钓钓请个西席吧……”


凌晏如

  好歹也是云中一前的西席,怎么可能教不了孩子呢?而且凌茹茹平常很听话,虽然可能反应有点慢,但多教几遍还是能会的,凌晏如不太理解为什么云中会哭。当凌茹茹第一次小测试卷到凌晏如手里的时候凌晏如突然眼前一黑。

  

  “云心先生!别激动!!先做下喝口水缓缓……”

  

  等凌晏如缓过劲来再看那张恐怖如斯的小测。

  

  “六分……六分,对了一道十加二……”

  

  “凌茹茹,父亲与母亲已经手把手教了你半月有余,第一次小测竟是以六分的成绩来回报我们吗”

  小家伙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想着往常自己女儿态度还算不错,凌晏如突然心里内疚了一下,自己的底线都被这两个小女人一再拉低。

  

  “哎…罢了,肯定是教育中出了什么差错,用完晚膳再一一找出错误吧。”

  

  哄完小的又去哄大的了。

  “夫人,茹茹应该是粗心了,我已经训了她一顿了,你也莫要气了一起去用晚膳吧,小家伙等着呢。”

  

  

  

  

我真的要气死了😭😭😭

我真的不理解为什么100克的酸奶兑了水后会是94.3循环

在绘画与书籍之中我找回了属于自己的群体



(书的名字叫—     ã€Šæˆ‘只喜欢你的人设》原本是闲来无事看看的,结果意外的发现这本原耽书里有很多物理数学和美术的理论性知识,看到一个片段就随手把自己想的脑补出来了)



“孩子你为何孤独,你有亲人陪伴”


“是那种……内心无人理解的孤独…只有和你在一块儿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到海风吹抚”


“那我岂不是更孤独,我一人航海多年,只有看见灯塔才感觉是回了家。但世间大多如此,哪怕你最后功德无限变成了神你也是孤独的”



真是神奇,在午睡的梦里我居然与一个外国老头谈笑自若,我们聊到梦想,聊到现实,聊到了……


或许我真的会因为一滴水而奋力开花。


那…这个系列就叫  ã€Šè‰²å½©çš„孤独》

感谢一切在低谷中所出现的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