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r💩

来自外星球的混杂人

请你吃章鱼烧啊【凌晏如】

炎炎夏日当然是章鱼烧为首选,请云心先生吃章鱼烧吧!

“云心先生,下次吃什么好呢?只当是冰块最为解暑”

“唔……呜呜呜”

当他辅导孩子作业时【花亦山】1

我以后不会生孩子的…真的要疯了。


兴趣很无语😓

宣望钧  å‡Œæ™å¦‚   æ¥šç¦º   çŽ‰æ³½  å­£å…ƒå¯

宣钓钓    å‡ŒèŒ¹èŒ¹    æ¥šå°é±¼  çŽ‰èˆ’舒  å­£ä¼

💠💠💠💠💠💠💠💠💠💠💠💠💠💠💠



云中被封为亲王后与自己心爱之人诞下了小生

命,但正当小生命七岁时………(俗话说得好

七岁八岁狗也不喜猫也不喜)云中成功被孩子

气哭了,留下“他”来辅导孩子做作业。


——————————————————

宣望钧

  饶是性格再好看到云中被气哭心中也是有了怒火。

  “云中,你且先去歇息吧,我来辅导宣钓钓。”

  

  “怎的回事,已经两个多时辰了才写了一页吗?”

  

  “我知晓这是先生多布置给你的,但这不是为了你的书写提升吗?我都快看不出你写的字是什么了”

  

  “不要总和比自己能力低的人比,你的同窗优秀的很多,为何不与他们比。”

  

  “……罢了你要是实在不听劝明日就让先生们惩处你吧”

  

  好说歹说宣望钧半个时辰后趴到了云中肩头,一脸身心俱疲。

  “云中要不然我们给宣钓钓请个西席吧……”


凌晏如

  好歹也是云中一前的西席,怎么可能教不了孩子呢?而且凌茹茹平常很听话,虽然可能反应有点慢,但多教几遍还是能会的,凌晏如不太理解为什么云中会哭。当凌茹茹第一次小测试卷到凌晏如手里的时候凌晏如突然眼前一黑。

  

  “云心先生!别激动!!先做下喝口水缓缓……”

  

  等凌晏如缓过劲来再看那张恐怖如斯的小测。

  

  “六分……六分,对了一道十加二……”

  

  “凌茹茹,父亲与母亲已经手把手教了你半月有余,第一次小测竟是以六分的成绩来回报我们吗”

  小家伙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想着往常自己女儿态度还算不错,凌晏如突然心里内疚了一下,自己的底线都被这两个小女人一再拉低。

  

  “哎…罢了,肯定是教育中出了什么差错,用完晚膳再一一找出错误吧。”

  

  哄完小的又去哄大的了。

  “夫人,茹茹应该是粗心了,我已经训了她一顿了,你也莫要气了一起去用晚膳吧,小家伙等着呢。”

  

  

  

  

我真的要气死了😭😭😭

我真的不理解为什么100克的酸奶兑了水后会是94.3循环

脑子进小米粥了?!【花亦山】

今年挺忙的,忙着艺考哈哈🐷

马上就能迎来长达两个多月的无作业假期了

所以会和大家分开很长的时间

我发四,迎来假期后,我一定连更!

顺便在哔站上继续剪视频,同人曲

再搞一搞光夜👑

那~从这个文章开始我就闭门修关啦(*'▽'*)♪


💠💠💠💠💠💠💠💠💠💠💠💠💠




  

  

  其实步夜也有脑抽的时候,虽然平常多智近妖……

  

  

  “大人,碎尸案有进展了,目前已找到大部分尸块。”步夜抱着一堆卷轴大步走来。

  

  

  “嗯,时间不等人,距离下次犯罪就是月底了。”凌晏如和步夜已经连轴工作好几天了,连凌晏如这样的资深工作狂都有点受不住。更别说步夜这样的挑染小伙了。

  

  

  桌前摆着仵作分装好的尸块,在暖烛之下泛着白光。

  

  

  “步少卿,你把尸块能和受害者家属所说的对上的都整理记下来吧。”凌晏如揉了揉眉头,准备去案发现场再考察一遍。

  

  

  “好的,大人”

  

  

  压榨员工会获得什么?会获得驴唇不对马嘴。

  

  

  卷轴内容如下

  

  

  壹—目测这十二只手不是一个受害者的。

  

  

  贰—仵作文某某午时小解半个时辰,略有嫌疑。

  

  

  弎—在首辅桌前发现血迹,味道如小米辣,疑似案发现场。

  

  

  肆—今日案子已破,凶手缉拿归案。

  

                                     â€”—    ä¸‰æœˆåäºŒæ—¥

  

  

  

  

  等凌晏如回来后就看到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日志。内心也想过是不是真的压榨步夜太多了。

  

  

  自己是不是真的该给步夜放个假看看脑子了。

  

  

  就这样,步夜也不知道怎么就无缘无故放了个年假,还带薪。

  

  

  “哦,我们大理寺从不压榨员工,首辅人很好,还会给我们带薪休假,还带了核桃来慰问员工。”

  

  

                     â€” â€”以上为步夜病症突发症状

 

                    æœç”¨æž¸æžå­ä¸Žæ ¸æ¡ƒä»å³å¯ã€‚

  

                    å¿Œè¾›è¾£ï¼Œå°å¶è‹¦ä¸ç­‰åˆºæ¿€é£Ÿç‰©

  

  

  

   



💠💠💠💠💠💠💠💠💠💠💠💠💠💠💠


啊朋友再见~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

最后点个赞吧,等我啊~等我回来~



过度保护【凌晏如】gb

⭕️⭕️C预警

最近小灵感实在是太多了。

但摘取一个来写就太单调了。所以就出了个日常,私设已经确认关系。

为了压倒凌晏如性格确实ooc的厉害,谨慎阅读!!!!!

就是喜欢虐虐男人

虐虐更健康更恩爱

很久不更新了,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

凌晏如


        è‡ªä»Žä½ å’Œå‡Œæ™å¦‚确定关系后来往却不如之前密切了,可能是少了去首辅府的借口。 


        ä¹Ÿå¯èƒ½æ˜¯é¦–辅大人忙于近来的越阳走私案,但刚刚放长假的你快在花家闲出花了。  


         ä¸€ç§æ— æ‰€é€‚从与不安感从内心深处迸发而来,大概是云心先生太久没回家了吧……


         å®£äº¬çš„初雪也没能与云心先生一起赏,除了四天前的一封信,也只是写了“一切安好”这四个字,已经半个月没能有云心先生的消息了。 


          å¦‚此坐以待毙被心情掌控的样子才不是历尽种种的云中郡主所有的样子,你准备去越阳。


          æ­£å½“你带着满腔思念准备像之前投入你朝思暮想的怀抱时,却是在榻上。 


          èº«å½¢æ¶ˆç˜¦çš„不成样子,眼下的乌青无不揭示着凌晏如这半个月恐怕没睡过几个时辰。最触目惊心的是右肩上足矣露骨的伤口。


          â€œå…ˆç”Ÿâ€¦â€¦æˆ‘若是不亲自来,您还要瞒我多久?”云中的语气并无半点气愤,只是伤情却从眼底流露出。


              â€œæŠ±æ­‰â€¦æˆ‘,这次越阳走私案与暗斋有关,我已将暗斋铲除,你不必再为他们而费心神…”凌晏如气若游丝的说完便又睡下了。


          â€œæˆ‘从未觉得与你一共承担是个危险的事…”


           ä¸€è‚¡æ— åŠ›æ¶Œä¸Šå¿ƒå¤´ï¼Œå“¥å“¥æ˜¯è¿™æ ·ä¸ºäº†ä¿æŠ¤ä½ ä¸è®©ä½ çŸ¥é“种种,玉先生为了保护你不让你涉进这场棋局。


           å¯äº‹ä¸Žæ„¿è¿â€¦ä½ æœ¬å°±æ˜¯æ£‹å­ï¼Œä½•è°ˆä¸å…¥æ£‹å±€è¿™ä¸€è¯´ã€‚好在最后的结局是好的不是吗?为什么你最亲近的人又在开始隐瞒你,这种过度保护压的你喘不过气。


           æŽ¥ä¸‹æ¥ä½ ä¾¿åœ¨è¶Šé˜³çš„客栈住下了,每天给凌晏如喂药,给伤口上药包扎。但你并没有多说一句话。

   

            å‡Œæ™å¦‚也深知自己对不起你,毕竟让自己的爱人独自在家担心自己属实不是个负责的作为。


            ä½†ä»–不想再让你深处危险当中了,当年熙王案在崖底的那一抹红成了他永远无法磨灭的噩梦。


             ç›´åˆ°æ‰“破冷战是你带着苦涩的中药与纸笔走入他房中。你内心也不想冷战的,但总要让他明白爱与关心要说出口,困难要共同承担。所以你准备在他伤好的差不多的时候给他个记性。


              ç›´åˆ°å‡Œæ™å¦‚喝的差不多了,以为你又要与之前几天一样离开,未曾想到你开始磨墨。


            â€œäº‘心先生,我觉得我们还是更适合先生与学子的身份……和离吧”


             å‡Œæ™å¦‚似乎没有意识到你会来这么一出,眼神中露出了不可思议与不可思议。脸比左丘肃劈了他一道雷还黑。


               â€œä¸å¯ï¼å©šé…å²‚能儿戏!现今你竟然以嫁与我便不可始终乱弃!”你竟然从凌晏如眼里看到哀求与…小泪珠?!


                å“­äº†ï¼Ÿï¼ä½ åƒåœ¨æ˜Žé›çœ‹ç®—学没过的季元启哭一样,凌晏如现在已经被你打击的溃不成军,把脸转向一边。你伸手就捏着凌晏如的双颊直视了你。


             çœ¼å°¾å·²ç»çº¢äº†èµ·æ¥ï¼Œå¤´å‘也凌乱不堪。这谁顶得住啊!你果断的……转了个弯。搞笑你怎么会沉陷与他的美男计。


              â€œå¯æ­¤ç•ªå…ˆç”Ÿå´æ˜¯ä¼¤å®³åˆ°æˆ‘了呢。先生不给点赔偿怕是无法原谅先生您了。”


               â€œåªè¦ä¸å’Œç¦»â€¦å…¶ä½™ä½ å¹²ä»€ä¹ˆæˆ‘不会多做过问。”


                â€œå¯æˆ‘就想要先生呢~”凌晏如耳朵不可控制的红了起来。本想出口反驳,却又想起你还在气头上便默认了。


                ä½ ç‰¹åœ°é¿å¼€äº†ä»–受伤的右肩,灵活的手zhi不仅在取yue他时体现的出来,在欺负他时也能体现出来。


               ä¸€å¤œyan音,只不过这音却带了浓厚与隐忍。


               â€œæˆ‘从不怕与你共患难”你枕在凌晏如的左臂上,面上红润光泽。


              â€œæŠ±æ­‰â€¦ä¸‹æ¬¡ä¸ä¼šäº†â€å‡Œæ™å¦‚身上处处红梅。


               å…±ç™½å¤´ï¼ŒåŒæ‚£éš¾ 

                                           HE



天啊😱这次虐小季,还有宣望钧和首辅没被虐。你别搞事情啊狗花,宣猫猫凌爸爸你跟我走吧!!!远离这个不幸的地方!!!


被屏了……我始终看不出来写了啥敏感字词…

审核大大开恩❤️❤️

                



【霜雪闻心23:00】相配

祝云心先生生日快乐呀!

上一棒@AAA大理寺美男批发商_暮老师

从一开始入游就喜欢凌晏如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先生。

虽然我可能错过了云心先生很多人生中的经历

但从今年开始,我与你同在。

正文

💠💠💠💠💠💠💠💠💠💠💠💠💠💠

        æ‹©å¶æ ‡å‡†ã€‚这个问题很多人都问过云中,小用和蕊儿打趣儿她时,哥哥与她放河灯时,步步升高输了时。


         å¥¹ä¹Ÿæ›¾æƒ³è¿‡ï¼Œä½†æ˜¯æ¸æ¸çš„不敢想,每次脑海里出现的不是阳光开朗的季元启,或者是芝兰玉树的玉先生。那一抹深紫总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æƒ…犊初开,少女怀春。


         äº‘中也想过自己长的也算是小家碧玉,学业也是名列前茅。能不能……不…不能。花家没落,但是大景的首辅,她的云心先生…若是花家与首辅联姻于花家而言自然是好的,但历代变法之人最后都是在帝王怀疑第一位,若是与南国夫妇并参一本,那云心先生就危险了。


        è‡ªä¹¦é™¢å‘¨å¹´åº†åŽäº‘中便一直躲着凌晏如。但马上就是凌晏如的生日,作为当朝首辅的开山弟子和关门弟子!不送礼是不行的。


        æƒ³åˆ°ä¹‹å‰é€ç»™äº‘心先生枸杞茶,云心先生那一言难尽的表情,云中这次思来想去也没能想到什么好礼物。


         æœ€åŽé€‰äº†ä¸€ä¸ªç´«è‰²çš„发冠,还从来没有见过云心先生束发的样子。其实云中也是有点小心思在里面的,只有妻子才能给自己夫君束发,寒江一战一触即发,最后再让她娇惯一次吧。


          å®¶ä¸åœ¨å¿™ç€æ¸…点客人与请帖,此次宴会凌晏如并没有什么心思庆祝,他想的是怎么将朝廷佞臣宦官趁着宴会揪出来,怎么暗里,提拔贤良之臣,怎么将那个避开他的小姑娘抓住教育一番。


         å®¢äººéƒ½å·²è½åº§ï¼Œäº‘中穿着荷塘月色,一身绿衣正如初见。环顾四周,王家的大小姐?长的是不错,我见犹怜,可是他的父亲不是宸王一派?不行不行!不合适!曹家三小姐,水灵灵的大眼睛,说话也讨人喜欢,但这庶出的与云心先生也是不配。


          å‡Œæ™å¦‚身着玄紫色长衫,腰间的莲花玉佩更明显。凛冽的眼神扫过一群莺莺燕燕,其中不乏有像他抛媚眼的。


          æœ€åŽåœ¨è§’落里看见了那个让他头疼的小姑娘在吃院长送来的什么首乐瓜。


            â€œå“Žå‘¦ï¼Œé¦–辅大人!而立之年安康啊!”

            â€œå¤šè°¢â€

            â€œå‡Œå¤§äººè¿˜çœŸæ˜¯çŽ‰æ ‘的啊!”

            â€œå¤šè°¢â€

            â€œå°å¥³å­ç¥é¦–辅大人生辰安乐了。”

            â€œå—¯â€

            â€œé¦–辅大人…祝您生辰安乐…”云中也安安分分的道了个喜。就是云心先生的脸色好像不太好。

             â€œâ€¦å—¯ï¼Œä¸å¿…如此生分。”

              å®´ä¼šå¼€å§‹æ—¶å„有各的心思,不少官员被凌晏如内涵了一个遍。云中这顿饭也吃的不太安稳。

               çŽ‰æ³½æ¥äº†å°±ååœ¨äº†äº‘中的身边,云中一直在偷偷瞄凌晏如,玉泽看到了还调侃一句“呦,今天凌首辅确实比平常好看。这里漂亮的官家小姐可不少,也不知道凌首辅会看上那个,毕竟都三十了。”

    

               äº‘中心里一阵郁闷,看向云心先生,他却挪了眼神与别人交谈。送礼时,云心先生确实小小的惊讶了一下,毕竟好久没束过发,都快忘了这是个啥玩意儿了。


               â€œäº‘中宴会结束后你留一下,我有事情交代”在即将结束时凌晏如对着还在和玉泽聊天的云中说。

         

                â€œå¥½çš„”云中心里小鹿乱撞(云心先生想说什么?)


                ä¼—人离去 ï¼Œä»Šå¤©æ™šä¸Šå‡Œæ™å¦‚也被灌了不少酒。走起路来都有点摇摇晃晃的 äº‘中看到有点想笑。

                                                                  

              â€œäº‘中你想好婚配良人了吗?”凌晏如率先打破了沉静。

         

               â€œå¹¶æ— ï¼Œäº‘心先生呢?”


               â€œæœ‰ä¸€ä¸ªæ²¡å¼€çªçš„小姑娘,我们认识很久了,她是世家小姐与我正配,适合当家主母的位置。就是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了”

                                                                        

               â€œå—¯ï¼Œè°å®¶å°å§è®©äº‘心先生这么朝思暮想?”云中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话里的醋味。

                                                                       

                â€œèŠ±å®¶çš„小姐,花云中。”

  

               â€œå—¯ï¼Ÿï¼è°å®¶å°å§ï¼Ÿï¼â€äº‘中的一双杏眼瞪大不可思议的有问了一遍。

                                            

               â€œäº‘中我心悦于你,虽然我知道我这样很自私,我比你大很多,变法若是失败可能我的伴侣也会有危险,但是我还是想…唔”

                                                                 

              äº‘中踮起脚尖吻了一下凌晏如的唇 ä¸€è§¦å³åˆ†ï¼Œé¦¨é¦™æ•£åŽ»ã€‚云中羞的连跑带爬的出了首辅府大门。留凌晏如一个人在空中凌乱。

                                                  

                â€œå˜¶â€¦è¿™å§‘娘 ï¼Œè¾£ç€å¥¹äº†ï¼Ÿæˆ‘今晚也没吃辣椒啊。”




云心先生生辰安乐!

岁岁平安!

老当益壮!bushi

ooc了有点😅

  


         

         

新衣风波

 


大家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Î¸ã„Ÿ(⊙ω⊙ㄟ)


学业繁忙离开大家许久


最近看到了步夜和谢行逸出的新装

忍痛花钱买了一个步夜 âˆ ( á› ã€âˆ )

主要是高马尾和鞭子戳中了我的性癖(//∇//)

买完就很心疼98块钱≥﹏≤


为了帅哥,我忍了!!!(╯ಥДಥ)╯

正文↓↓↓↓

💠💠💠💠💠💠💠💠💠💠💠💠💠💠


             æ­¥å¤œè¿™å°å­ä¸å¯¹åŠ² ï¼Œå‡Œæ™å¦‚今天可以说是被步夜迷惑了一整天。先是积极的申请夜间缉拿要犯,后事提前预支工钱买了一套夜行衣。还是找谢行逸订制的!那要花多少钱啊!


            â€œå’³â€å‡Œæ™å¦‚走到正要出发办案的步夜一阵打量。

             â€œå¤§äººï¼Œå¾®è‡£æ­£è¦å‡ºå‘呢。”

             â€œå—¯ ï¼Œæ­¤æ¬¡æ¡ˆä»¶ç´§è¿«ï¼Œäººæµåˆä¼—多,莫要误了时间。”

             å¥½å®¶ä¼™ï¼è¿™æ˜¯è¯é‡Œè¯å¤–都在内涵他呢。步夜心中直接将凌晏如的话翻译成。“小步呀!今日你可是要通宵办公的人!莫要在人群众多的地方与小姑娘幽会,因为我会跟着去的!”

             æžœç„¶ï¼Œæ­¥å¤œèµ°äº†ä¸ä¹…后凌晏如便跟着去了。虽然凌晏如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无聊的去跟踪下属。但事出反常必有妖。

             

           èŠ±ç¥žå›ä¸‹ï¼Œäººç¾¤åŒ†åŒ†ï¼Œç¹èŠ±é”¦ç°‡ï¼Œæ˜Žæ˜Žå·²è¿‡äº†èŠ±å­£æ­¤åˆ»çš„花却比胜春时的花开的还热烈。

           â€œæ­¥å¤œå…ˆç”Ÿï¼ŸçœŸå·§å‘¢ï¼å¥½åƒæ¯æ¬¡éƒ½èƒ½é‡è§ä½ å‘¢ï¼â€

           â€œéƒ¡ä¸»è¯´ç¬‘了,大理寺少卿也是要执行外务的。”

             â€œå—¯ï¼Ÿæ‰§è¡Œå¤–务要云心先生出马吗?”

            æ­¥å¤œä¸€ä¸ªå›žå¤´å·®ç‚¹å°±æ²¡æ”¶ä½æ— è¯­çš„表情。

             â€œå‘€ï¼Œå‡Œé¦–辅可是政务已处理好了?”

             å‡Œæ™å¦‚是怎么都没想到与步夜幽会的姑娘竟然是自己好不容易养大的白菜。明明街道是灯火阑珊,可硬生生是让凌晏如压低了几个度。

             â€œå¤§ç†å¯ºå°‘卿不好好执行外务,抓捕要犯,为民执法,却跑到这儿来与云中郡主说说笑笑。看来这大理寺纪律有待整顿啊”

              äº‘中(完了云心先生说了这么多话一定是生气了)

             æ­¥å¤œï¼ˆè¡£æœç™½ä¹°äº†ï¼‰

              â€œå›žç¦€å¤§äººï¼Œè¿™è¦çŠ¯å¯æ˜¯å·²è¢«ç¼‰æ‹¿å½’案,现在正处在牢房之中,在下只不过是看故友一叙罢了。”

             äº‘中的肚子不和事宜的响了几声,“……云心先生我先走一步了,学生晚饭还没吃呢。”

              â€œæˆ‘们也没吃,一起也无妨。”

            ä¸‰äººè¡Œï¼Œå¿…有修罗场。

            å¥ˆä½•ä»Šå¤©çš„步夜实在是太……,云中时不时的就往步夜那边瞧。

            â€œå¥½çœ‹å—郡主”

            è¢«å‘现了云中倒是也不羞。

             â€œæ­¥å°‘卿今日的衣服真是好看”

            æ­¥å¤œå¬åˆ°åŽå˜´è§’的弧度又大了些。

             â€œåªæ˜¯è¡£æœå¥½çœ‹å—?”

              â€œæ­¥å¤œï¼â€å½“了一会电灯泡的凌晏如表示要为自己发声。

              â€œæ˜Žæ—¥æœ¬å®˜è¦åŽ»æ˜Žé›ä¹¦é™¢æ•™è¯¾æœæ”¿ã€‚你今晚便开始将这个月的公务写出来吧”

               æ­¥å¤œï¼ˆæ‚¨æ¸…高,当老师不过这衣服买的也不亏)





哎~还是好心疼💩

可以点梗啊!灵感缺失了。

💋💋💋💋💋💋💋💋💋💋💋

             


           

翻云覆雨(凌晏如)

唔…我这里雨下的好大

还打雷,我都要怀疑是不是把我家劈了

真的很大声🌚一栋楼的人的睡不着

💠💠💠💠💠💠💠💠💠💠💠💠💠💠

   


正文~~~


       æœ¬æ˜¯æ·…淅沥沥下了一天的小雨,不知为何到了夜晚越来越大了起来。


        é›¨é›ªéœéœä¹Ÿå˜æˆäº†ä¸€é˜µé˜µææ€–的雷声。


        ä½ æŠ±ç€å°æž•å¤´å†’着生命危险,从长廊塔拉着鞋跑到客房。


        èµ°åˆ°é—¨å‰ä½ åè€Œåœä½äº†ã€‚


         å·²åˆ°ä¸‘时(凌晨一到三点)这样会不会打扰到云心先生?


          â€œæ€Žçš„不进来?等着在门口着凉吗?”


          ä½ è¿Žå£°è€Œå…¥


           å‡Œæ™å¦‚又躺回了床上,不语。


          ä½ æœ¬ä»¥ä¸ºäº‘心先生生气了把你晾在一边,结果他又转头望向了衣衫不整的你。


           â€œè¿˜ä¸å¿«è¿‡æ¥ç¡çœŸæ˜¯è¶Šå¤§è¶Šä¸æ‡‚我的心思了”


            â€œå­¦ç”Ÿæ„šç¬¨ï¼Œäº‘心先生的心思是什么还望先生告知了”


             ä½ åå¿ƒæ€çš„挑逗了一句。看着他慢慢把里衣褪下时便觉得不对劲了。


             â€œæˆ‘的心思?……知晓你怕这雷声,我们便做些什么将这雷声掩盖如何?”


             è¿™å£°éŸ³å¦‚同今天的雨一般从小雨变为大雨呢。


             ä¸€ç¿»äº‘覆雨后,你与云心先生如同淋了雨一般在床上喘气。你顾不得雨雨雷雷的了,倒头就在云心先生的身上睡去了。


             æ—©ä¸Šèµ·åºŠæ—¶ä½ ä¸Žäº‘心先生还是藕断丝连,密不可分。


             ä»Šæ—¥å¿…是好春光。




💠💠💠💠💠💠💠💠💠💠💠💠💠💠

嘿嘿车车

好久没更,叫我鸽鸽

彩蛋是醒来后的事情,比较清水,粮票即可


              

咳咳,我梦到的,把我吓醒的……嗯差不多就是这个场景……用P图软件画的,有点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