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r💩

来自外星球的混杂人

当他辅导孩子作业【花亦山】2


楚禺        çŽ‰æ³½      å­£å…ƒå¯

楚小鱼      çŽ‰èˆ’舒      å­£ä¼


本人会一点点绘画,但比较喜欢古早黑白漫画的形式,不知道融入花亦山大家会不会喜欢呢?




希望大家能多多评论提建议❤️


💠💠💠💠💠💠💠💠💠💠💠💠💠💠💠


楚禺


  楚禺知道自己不会表露情绪,所以一般都是你辅导孩子,但楚小鱼和隔壁家的季企玩多了,目前有上房掀瓦之势。

  

  “父亲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你先别生气。”

  “…………”

  

  楚禺看着满卷的红墨水心里默念清心诀三遍才没有暴起。

  

  “你的母亲尚未下朝,你做错的题暂且抄几遍吧”

  

  你回家就看到楚禺坐在藤椅上双手捂脸的沧桑男人样,你走进了楚禺也没有发觉。

  

  摸摸小狗头,楚禺抬着略显湿润的眼睛看着你。

  

  “我这个父亲是不是做的很失败?”

  

  哎……你都不知道怎么哄他了。

  

  

玉泽

  

  玉舒舒一直都很听话,根本不用你和玉泽操心,这次又创明雍最高。

  

  “母亲父亲!我又拿了第一!”

  

  “嗯,乖女儿!为了给你庆祝我和你母亲带你去寒江找你舅舅玩好不好?你父亲与母亲尚且还有公务未完成”

  

  “好!”

  

  夜深人静之时玉泽带你来到河边放河灯,百家灯火阑珊,河面如星河。不远处四盏河灯汇到一处。

  

  “愿万家福,山河无恙”

  “愿世间安然,乖徒,女儿幸福”

  “愿父亲母亲一直幸福下去!能多陪陪舒舒”

  “愿小妹能幸福,多回家看看”

  四愿齐心,定能缘愿

  

季元启


  “儿啊,你怎么比我少年时的分还低啊,这没法给你母亲交代啊。”

  

  “父亲,我们要不然去买点首饰贿赂母亲吧……”

  

  季元启带着季企来到首饰铺子拿了一个白鹤绕青莲发簪。

  

  “你小子这本来是我给你母亲的七夕惊喜,现在倒是成你的赎罪礼了”

  

  你回家就看着一个夹子里面有一个精美的发簪和一张破烂的试卷。隔壁还传来了打屁股的声音和儿子的哭喊声。

  

  “啊!父亲我真的知错了!我下次一定好好学习~饶了我吧~”

  

  “子不教父之过!今天非要把你打到爱学习为止!”

  季元启打着生猪肉暴言着,儿子在一旁哭吼着。

  

  你在太师椅上喝着茶,呵他们以为你没看出来吗?猪肉刚化冻吧?地上都是水。罢了谁让你宠着她俩呢?



end




喜欢的话点个赞吧,评论评论!(指着评论区)

当他辅导孩子作业时【花亦山】1

我以后不会生孩子的…真的要疯了。


兴趣很无语😓

宣望钧  å‡Œæ™å¦‚   æ¥šç¦º   çŽ‰æ³½  å­£å…ƒå¯

宣钓钓    å‡ŒèŒ¹èŒ¹    æ¥šå°é±¼  çŽ‰èˆ’舒  å­£ä¼

💠💠💠💠💠💠💠💠💠💠💠💠💠💠💠



云中被封为亲王后与自己心爱之人诞下了小生

命,但正当小生命七岁时………(俗话说得好

七岁八岁狗也不喜猫也不喜)云中成功被孩子

气哭了,留下“他”来辅导孩子做作业。


——————————————————

宣望钧

  饶是性格再好看到云中被气哭心中也是有了怒火。

  “云中,你且先去歇息吧,我来辅导宣钓钓。”

  

  “怎的回事,已经两个多时辰了才写了一页吗?”

  

  “我知晓这是先生多布置给你的,但这不是为了你的书写提升吗?我都快看不出你写的字是什么了”

  

  “不要总和比自己能力低的人比,你的同窗优秀的很多,为何不与他们比。”

  

  “……罢了你要是实在不听劝明日就让先生们惩处你吧”

  

  好说歹说宣望钧半个时辰后趴到了云中肩头,一脸身心俱疲。

  “云中要不然我们给宣钓钓请个西席吧……”


凌晏如

  好歹也是云中一前的西席,怎么可能教不了孩子呢?而且凌茹茹平常很听话,虽然可能反应有点慢,但多教几遍还是能会的,凌晏如不太理解为什么云中会哭。当凌茹茹第一次小测试卷到凌晏如手里的时候凌晏如突然眼前一黑。

  

  “云心先生!别激动!!先做下喝口水缓缓……”

  

  等凌晏如缓过劲来再看那张恐怖如斯的小测。

  

  “六分……六分,对了一道十加二……”

  

  “凌茹茹,父亲与母亲已经手把手教了你半月有余,第一次小测竟是以六分的成绩来回报我们吗”

  小家伙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想着往常自己女儿态度还算不错,凌晏如突然心里内疚了一下,自己的底线都被这两个小女人一再拉低。

  

  “哎…罢了,肯定是教育中出了什么差错,用完晚膳再一一找出错误吧。”

  

  哄完小的又去哄大的了。

  “夫人,茹茹应该是粗心了,我已经训了她一顿了,你也莫要气了一起去用晚膳吧,小家伙等着呢。”

  

  

  

  

我真的要气死了😭😭😭

我真的不理解为什么100克的酸奶兑了水后会是94.3循环

肾宝片要不要吃啦【花亦山】

左丘肃   æ¥šç¦º    

考完了,考完了尽量勤更o( ̄▽ ̄///) 


最近接触了一点点板绘,但还没琢嚰透😅



正文

💠💠💠💠💠💠💠💠💠💠💠💠💠💠💠



左丘肃


       å©šåŽå·¦ä¸˜è‚ƒå°±åƒæ˜¯å·²å…¥ä½›é—¨ä¸€èˆ¬ï¼Œåªåœ¨æ´žæˆ¿èŠ±çƒ›å¤œæ—¶ä¸Žä½ æŽ¥è§¦è¿‡ã€‚

  

  说什么现在生孩子对你的身体伤害过大。

  

  借口!一定是借口!

  

  “小友为何今日总在丘肃桌前徘徊。”

  

  你为了勾引他连衣裙都只穿了薄薄的一层绸子,可谓是八段玲珑,凹凸有致。狐狸见了都流鼻血的诱惑。


  这男人怎的如此魄力!

  

  你还不太好意思亲口说,只得悻悻回房。

  

  左丘肃身为军师,政务必然是不少。通常都是忙到大半夜才回来。你以为他今晚也是三更才回来就早早躺在床上了。

  

  心想着明时左丘肃有些冷淡的疏离心中便怎么都不是滋味。

  

  正郁闷着呢,便坠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是我不好,这几天忙着政务竟冷落了小友,今晚丘肃把之前的都补回来如何?”

  

  说着就抚上了你的大腿……………

  

 

  

  

楚禺



  你与楚禺同居后可能最大的感受就是能吃就行。

  

  楚禺厨艺精湛你也不是刚知道一两天的了,大抵就是补物狠命往锅里塞,味道不够调味凑。

  

  可能是最近吃海参乌鸡真的有点多了,你们两个都有点上火。但又都碍着面子不肯表达自己的爱意。

  

  二人都想着法子勾引对方先卸货……

  

  这已经是楚禺做的第225个俯卧撑了……你实在想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坚持住的。

  

  不行了!!!一个半裸高马尾男人在你面前一上一下你受的住?!那必然是上啊!!!

  

  你将一双柔荑抚上了楚禺的大块肌肉,地上的人瞬间就僵了。

  

  顺着腰线划过腹肌,此时你已经整个人都压在楚禺背上了,看着他渐渐发抖的身体,你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舒爽。

  

  再往下,往下……

  

  狠狠地抓了楚禺的**一把,站起来就跑!

  

  笑死,都撩出火来了你可不能没有腰。让他自己一个人郁闷去吧!!!

  

  嗯……后续嘛…换你郁闷

  

 








  

  

点个赞吧!爱你呦❤️❤️





择一物【刘辨】GB




本来太忙了一直断更来着,这个月接触了代号鸢这一款游戏,成为了大鸢种。只能说可圈可点,里面的主角F5和一些npc不管是性格还是画风故事都引人入胜👍就是卡关太严重了直接卡死在第四章前夫见不到,新夫没见过了属于是。


ooc归我,老公大家一起❤️❤️

gb预警⭕️⭕️⭕️⭕️



💠💠💠💠💠💠💠💠💠💠💠💠💠💠

  你本以为自己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哪怕是青梅竹马,哪怕也曾有一段花前月下……

  

  

  经历了太多取舍,在这乱世之中权贵之人手握大半江山,而你的陛下却只能择一物。他……舍身取义。

  

  

  自从你亲眼目睹刘辨喝下了那杯毒酒后,便当起了逃犯,逃避着虎狼的目光,逃避着刘辨死了的现实,绣衣楼也大伤元气。你好似将自己拘于办公房中,绣衣楼在短短的几天内竟然已经大体恢复了以往的运转。

  

  

  眼下的青黑,消瘦的身躯。刘辨不见后连傅融也被一箭射下悬崖。

  

  

  “我会一直陪着你走下去的”

  

  

  骗子……都是骗子………

  

  

  最后还是阿婵看你一天天半死不活的样子实在担心强迫着让你出来走走。

  

  

  策马走过了繁华的街市,走过了你曾与刘辨一同偷逃出皇宫吃的饭馆。最后竟走到了郊区。

  

  

  一抹红衣与他如此相像…呵,你也自嘲堂堂广陵王也会被一人牵动全心。这反而像是深闺淑女了。

  

  

  你不自觉的向着那一抹身影走去,虚浮的脚步越来越快。

  

  

  他转首……金色的眼眸汇着属于帝王家不可泯灭的傲然,听老一辈的人说过一个人的生性是可以通过看嘴唇看出来的。那他一定是个薄凉之人吧……

  

  

  “……刘辨…是你吗?”似是疑问,但又是恳求。

  

  

  “贫道*%#+&¥â€åœ¨ä»–出口的一瞬间你便已经笃定他是刘辨了,一个抬腿踢,踢向了他的肚子。虽是不致命却也足够他受得了。

  

  

  你也未曾与他废话,连拖带拽的将他拽到了马下。也不知道是悲伤化为怒火,还是你力拔山河竟将刘辨驼上了马。

  

  

  策马扬鞭,为了不引人瞩目还特地抄了小道,马快到无人看清那一抹残影,只留夕阳落晚霞。

  

  

  回到绣衣楼也已经半夜,刘辨已经被马颠的脸色苍白浑身无力了。你将他拽到了书房中,桌上还有你早上未批完的公务。

  

  

  

  待刘辨站稳脚跟后,你又一个欺身压上。

  

  

  “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会问,乱世之中总要舍取。”你随说着随将刘辨的红衣解开。

  

  

  “但你我并不只是君臣关系,于爱人不顾,不声不响消失了这么久。于情于理你都要付出些什么。”

  

  

  “我的广陵王……我便是你的,哪怕你和我的血,吃我的肉。我也绝不会说不。”

  

  

  清晨待暖阳照入窗棂,你抱紧了怀中珍宝。

  

  

  

  

  

  

  HE

  

  

  

  

  彩蛋是事中详细过程,希望各位看官喜欢。有不足之处还请见谅,点个赞和推荐吧❤️❤️❤️

  

  

  

  

  

脑子进小米粥了?!【花亦山】

今年挺忙的,忙着艺考哈哈🐷

马上就能迎来长达两个多月的无作业假期了

所以会和大家分开很长的时间

我发四,迎来假期后,我一定连更!

顺便在哔站上继续剪视频,同人曲

再搞一搞光夜👑

那~从这个文章开始我就闭门修关啦(*'▽'*)♪


💠💠💠💠💠💠💠💠💠💠💠💠💠




  

  

  其实步夜也有脑抽的时候,虽然平常多智近妖……

  

  

  “大人,碎尸案有进展了,目前已找到大部分尸块。”步夜抱着一堆卷轴大步走来。

  

  

  “嗯,时间不等人,距离下次犯罪就是月底了。”凌晏如和步夜已经连轴工作好几天了,连凌晏如这样的资深工作狂都有点受不住。更别说步夜这样的挑染小伙了。

  

  

  桌前摆着仵作分装好的尸块,在暖烛之下泛着白光。

  

  

  “步少卿,你把尸块能和受害者家属所说的对上的都整理记下来吧。”凌晏如揉了揉眉头,准备去案发现场再考察一遍。

  

  

  “好的,大人”

  

  

  压榨员工会获得什么?会获得驴唇不对马嘴。

  

  

  卷轴内容如下

  

  

  壹—目测这十二只手不是一个受害者的。

  

  

  贰—仵作文某某午时小解半个时辰,略有嫌疑。

  

  

  弎—在首辅桌前发现血迹,味道如小米辣,疑似案发现场。

  

  

  肆—今日案子已破,凶手缉拿归案。

  

                                     â€”—    ä¸‰æœˆåäºŒæ—¥

  

  

  

  

  等凌晏如回来后就看到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日志。内心也想过是不是真的压榨步夜太多了。

  

  

  自己是不是真的该给步夜放个假看看脑子了。

  

  

  就这样,步夜也不知道怎么就无缘无故放了个年假,还带薪。

  

  

  “哦,我们大理寺从不压榨员工,首辅人很好,还会给我们带薪休假,还带了核桃来慰问员工。”

  

  

                     â€” â€”以上为步夜病症突发症状

 

                    æœç”¨æž¸æžå­ä¸Žæ ¸æ¡ƒä»å³å¯ã€‚

  

                    å¿Œè¾›è¾£ï¼Œå°å¶è‹¦ä¸ç­‰åˆºæ¿€é£Ÿç‰©

  

  

  

   



💠💠💠💠💠💠💠💠💠💠💠💠💠💠💠


啊朋友再见~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

最后点个赞吧,等我啊~等我回来~



是否一厢情愿【现代戈兰天】

啊!啊!啊!啊!要开学了

今天我一天的状态就是%#^+#&¥ã€‹

😭开学又要开始地狱般的生活了

但我不住宿,也就是还可以和男人们贴贴

还可以更文和大家贴贴!


这篇不能算是gb

ooc📍📍📍



正文⬇️



💠💠💠💠💠💠💠💠💠💠💠💠💠💠


“你为什么叫凌总爸爸?我与他是同一所大学毕业,不能吧…我还没娶妻他就有你这么老大一个女儿了?!”



“哈????”动感懵逼!



         ä½ æ¥è­¦å¯Ÿå±€å®žä¹ çš„第一天就被眼前这位红头发一只眼,酷似黑帮黑老大的精神小伙惊了一下。



          æœ€è¿‘警察局对一个贩毒集团实力打压,步夜也是外勤不断,凌晏如在接手案子时还要经营自己的公司。



           å¯è°“是人手不够,苦不堪言。



           è¿žå‡Œæ™å¦‚的大学朋友都来助力了,虽然看起来不太靠谱的样子。



           æŒ‰ç†æ¥è¯´ä½ æ˜¯å®žä¹ è­¦ä¸ä¼šä¸€ä¸Šæ¥å°±ç»™ä½ å¸ƒç½®è¿™ä¹ˆé‡è¦çš„外勤任务的。但也不知道谁传出去的你是凌晏如女朋友还有人传你是他女儿的。



            æ€»ä¹‹å°±æ˜¯é äººæ‰‹ç¨€ç¼ºå’Œå…³ç³»ä¸€ä¸Šæ¥å°±æŽ¥æ‰‹äº†ç¼‰æ¯’案。



            è¿™äº›äººä¸€æ—¦æ²¾ä¸Šäº†æ¯’品就不会轻易戒掉,哪怕已经倾家荡产……



             ä½ å’Œä½ çš„搭档戈兰天来到了这个集装箱做成的小区,满地的垃圾使你喘不过气。你轻轻的皱起了眉头,街边的草丛里埋藏着内裤烟头甚至是套套。好像在无声的诉说着吸毒者内心与精神的混乱。



               â€œå“Žå°èŠ±ï¼Œå“¥ä½œä¸ºè¿‡æ¥äººå‘Šè¯«ä½ ä¸€å£°ã€‚警察这活可不好干,你又瘦瘦弱弱的,别因为警察局里的小伙子就奋不顾身的来干这危险的活。”


                æˆˆå…°å¤©ä¿¨ç„¶ä¸€å‰¯æ¬ æçš„模样,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让你无语至极。



                â€œæˆ‘叫花云中,不叫什么小花,来警局也不是因为男人,我一开始上的就是警校,只是为了寻找哥哥罢了。但是戈同志还是考虑自己快到而立之年为什么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吧。”



             â€œâ€¦æˆ‘那是”戈兰天刚想反驳你就被一阵枪声打断。



               æ¯«æ— è§„律的枪声昭示着它的主人并不是缉毒警。三个人破窗而出,形成了三角的样子,最前面的人手中拿着刚刚使用过的枪,后面的两个人手中拿着公文包,里面装的什么不言而喻。



               â€œä½ ä»¬ä¿©tm给老子滚开,md你们这群警察去谈个恋爱结个婚生娃不好吗,非tmd来招惹老子是吧!”第一个毒贩已经上好了弹对着你与戈兰天。



               â€œå¦‚果你放下枪,把毒品交给公安局的话可以从轻处理。”你一直秉持着给嫌疑人最后一个机会的原则。



               â€œå“Ÿï¼ä½ ä»¬å…¬å®‰å±€æ˜¯æ²¡äººäº†å—?让一个死娘们来缉毒。”还真让他说对了一半。



               â€œè·Ÿä»–废话什么啊,这街道旁边有咱们的人,你一会就跑到遮挡物里,我有枪。”戈兰天手慢慢向枪挪动。




                ä½ ä¹Ÿä¸è·Ÿä»–废话,戈兰天拿出枪的那一刻你正准备拔腿就跑。


               ç °ï¼ï¼è°çŸ¥é‚£æ¯’贩瞄准的一直都是你,你渐渐没了知觉。



              å†æ¬¡é†’来时是在医院,听着云心先生的呵斥声……嗯?你怎么在医院。


               â€œæ­¥å¤œï¼æˆ‘说让你给她点好做的活这就是你给她下发的任务?!”



               â€œè¿˜æœ‰ä½ æˆˆå…°å¤©ï¼ä½ ç«Ÿç„¶ä¸Žå¥¹ä¸€èµ·å‡ºä»»åŠ¡äº†ä½ æ€Žä¹ˆä¸ç»™æˆ‘打电话!”



               ä¸‰ä¸ªäººå½¢æˆäº†ä¸€é“美丽的风景线,步夜深知你伤势严重,要是再打偏一点估计就要半身瘫痪了。戈兰天也知道因为想和你多呆一会自己才没有上报给凌晏如,还判断错误害你受了伤,此刻也和个鹌鹑一样低着头。



              â€œå’³å’³â€¦å’³â€ä½ æœ¬æ¥çœ‹ç€çƒ­é—¹æ¥ç€ï¼Œç»“果一个激动扯到了伤口疼的你一阵咳嗽。



               â€œä½ é†’啦,我以为你半身不遂了呢”…果然戈兰天还是这么直白呢……



              æžœä¸å…¶ç„¶è¢«å‡Œæ™å¦‚一眼刀砍了回去,“既然醒了就好好休息,毒贩已经缉拿归案你不用操心了,步夜跟我回去处理后勤,戈兰天你在这里照顾她”



            ä¹‹åŽçš„几天你基本没怎么下过床,戈兰天会给你买饭时悄悄的给你加包辣条,会把苹果削成小兔子模样,会和你一起开黑。你渐渐也好了起来。




              æœ€åŽå‡ºé™¢æ—¶ä½ æ²¡æœ‰è§åˆ°æˆˆå…°å¤©çš„影子,回到警局一个红毛头在你旁边的座位上蠕动着。


              å‡‘近一看戈兰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传上警服,真在码着已经超过一万字的检讨书。



             â€œä½ â€¦è¿™æ˜¯ã€‚”


             â€œå•Šï¼å°èŠ±ä½ æ¥äº†ï¼Œæˆ‘给你说你千万别在警察局称老大老二什么的,看!这就是下场。”戈兰天好像已经被这篇检讨书折磨已久。



             ä½ çš„座位上有这不同的慰问礼,正中间是一束香槟玫瑰。香味扑鼻,你拿起准备插到花瓶里,从里面掉出来一个明信片。




——致可爱的花老大🌸



              â€¦â€¦å¥½åœŸï¼Œä½†æ˜¯å¥½æš–。



             ç”¨æ ¼æ‹‰ç›–儿也能知道这是谁送的,你转头看了一眼戈兰天,……嗯果然,脸成猴屁股了。



            æˆ–许并不是一厢情愿吧……





💠💠💠💠💠💠💠💠💠💠💠💠💠💠


                    â­•ï¸å°å‰§åœºâ­•ï¸ç¡®è®¤å…³ç³»åŽ


花老大:我想吃冰激凌~👀

                                          ä¸è¡Œï¼šæˆˆå…°å¤©

花老大:😿戈老大~

      ä¸è¡Œï¼Œä½ ç»æœŸåˆšèµ°ä¼šè‚šå­ç–¼ï¼šæˆˆå…°å¤©

花老大:……呜呜呜

                        æˆ‘给你做热奶宝:戈兰天

花老大:么么哒

屏幕后的戈兰天在办公椅上激动的顾涌着




💠💠💠💠💠💠💠💠💠💠💠💠💠💠

哎~是没有确认关系的小情侣呀。

我感觉我病了😭

看见伤害过我的人总有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尽管是我的老师。


                



           

过度保护【凌晏如】gb

⭕️⭕️C预警

最近小灵感实在是太多了。

但摘取一个来写就太单调了。所以就出了个日常,私设已经确认关系。

为了压倒凌晏如性格确实ooc的厉害,谨慎阅读!!!!!

就是喜欢虐虐男人

虐虐更健康更恩爱

很久不更新了,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

凌晏如


        è‡ªä»Žä½ å’Œå‡Œæ™å¦‚确定关系后来往却不如之前密切了,可能是少了去首辅府的借口。 


        ä¹Ÿå¯èƒ½æ˜¯é¦–辅大人忙于近来的越阳走私案,但刚刚放长假的你快在花家闲出花了。  


         ä¸€ç§æ— æ‰€é€‚从与不安感从内心深处迸发而来,大概是云心先生太久没回家了吧……


         å®£äº¬çš„初雪也没能与云心先生一起赏,除了四天前的一封信,也只是写了“一切安好”这四个字,已经半个月没能有云心先生的消息了。 


          å¦‚此坐以待毙被心情掌控的样子才不是历尽种种的云中郡主所有的样子,你准备去越阳。


          æ­£å½“你带着满腔思念准备像之前投入你朝思暮想的怀抱时,却是在榻上。 


          èº«å½¢æ¶ˆç˜¦çš„不成样子,眼下的乌青无不揭示着凌晏如这半个月恐怕没睡过几个时辰。最触目惊心的是右肩上足矣露骨的伤口。


          â€œå…ˆç”Ÿâ€¦â€¦æˆ‘若是不亲自来,您还要瞒我多久?”云中的语气并无半点气愤,只是伤情却从眼底流露出。


              â€œæŠ±æ­‰â€¦æˆ‘,这次越阳走私案与暗斋有关,我已将暗斋铲除,你不必再为他们而费心神…”凌晏如气若游丝的说完便又睡下了。


          â€œæˆ‘从未觉得与你一共承担是个危险的事…”


           ä¸€è‚¡æ— åŠ›æ¶Œä¸Šå¿ƒå¤´ï¼Œå“¥å“¥æ˜¯è¿™æ ·ä¸ºäº†ä¿æŠ¤ä½ ä¸è®©ä½ çŸ¥é“种种,玉先生为了保护你不让你涉进这场棋局。


           å¯äº‹ä¸Žæ„¿è¿â€¦ä½ æœ¬å°±æ˜¯æ£‹å­ï¼Œä½•è°ˆä¸å…¥æ£‹å±€è¿™ä¸€è¯´ã€‚好在最后的结局是好的不是吗?为什么你最亲近的人又在开始隐瞒你,这种过度保护压的你喘不过气。


           æŽ¥ä¸‹æ¥ä½ ä¾¿åœ¨è¶Šé˜³çš„客栈住下了,每天给凌晏如喂药,给伤口上药包扎。但你并没有多说一句话。

   

            å‡Œæ™å¦‚也深知自己对不起你,毕竟让自己的爱人独自在家担心自己属实不是个负责的作为。


            ä½†ä»–不想再让你深处危险当中了,当年熙王案在崖底的那一抹红成了他永远无法磨灭的噩梦。


             ç›´åˆ°æ‰“破冷战是你带着苦涩的中药与纸笔走入他房中。你内心也不想冷战的,但总要让他明白爱与关心要说出口,困难要共同承担。所以你准备在他伤好的差不多的时候给他个记性。


              ç›´åˆ°å‡Œæ™å¦‚喝的差不多了,以为你又要与之前几天一样离开,未曾想到你开始磨墨。


            â€œäº‘心先生,我觉得我们还是更适合先生与学子的身份……和离吧”


             å‡Œæ™å¦‚似乎没有意识到你会来这么一出,眼神中露出了不可思议与不可思议。脸比左丘肃劈了他一道雷还黑。


               â€œä¸å¯ï¼å©šé…å²‚能儿戏!现今你竟然以嫁与我便不可始终乱弃!”你竟然从凌晏如眼里看到哀求与…小泪珠?!


                å“­äº†ï¼Ÿï¼ä½ åƒåœ¨æ˜Žé›çœ‹ç®—学没过的季元启哭一样,凌晏如现在已经被你打击的溃不成军,把脸转向一边。你伸手就捏着凌晏如的双颊直视了你。


             çœ¼å°¾å·²ç»çº¢äº†èµ·æ¥ï¼Œå¤´å‘也凌乱不堪。这谁顶得住啊!你果断的……转了个弯。搞笑你怎么会沉陷与他的美男计。


              â€œå¯æ­¤ç•ªå…ˆç”Ÿå´æ˜¯ä¼¤å®³åˆ°æˆ‘了呢。先生不给点赔偿怕是无法原谅先生您了。”


               â€œåªè¦ä¸å’Œç¦»â€¦å…¶ä½™ä½ å¹²ä»€ä¹ˆæˆ‘不会多做过问。”


                â€œå¯æˆ‘就想要先生呢~”凌晏如耳朵不可控制的红了起来。本想出口反驳,却又想起你还在气头上便默认了。


                ä½ ç‰¹åœ°é¿å¼€äº†ä»–受伤的右肩,灵活的手zhi不仅在取yue他时体现的出来,在欺负他时也能体现出来。


               ä¸€å¤œyan音,只不过这音却带了浓厚与隐忍。


               â€œæˆ‘从不怕与你共患难”你枕在凌晏如的左臂上,面上红润光泽。


              â€œæŠ±æ­‰â€¦ä¸‹æ¬¡ä¸ä¼šäº†â€å‡Œæ™å¦‚身上处处红梅。


               å…±ç™½å¤´ï¼ŒåŒæ‚£éš¾ 

                                           HE



天啊😱这次虐小季,还有宣望钧和首辅没被虐。你别搞事情啊狗花,宣猫猫凌爸爸你跟我走吧!!!远离这个不幸的地方!!!


被屏了……我始终看不出来写了啥敏感字词…

审核大大开恩❤️❤️

                



【霜雪闻心23:00】相配

祝云心先生生日快乐呀!

上一棒@AAA大理寺美男批发商_暮老师

从一开始入游就喜欢凌晏如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先生。

虽然我可能错过了云心先生很多人生中的经历

但从今年开始,我与你同在。

正文

💠💠💠💠💠💠💠💠💠💠💠💠💠💠

        æ‹©å¶æ ‡å‡†ã€‚这个问题很多人都问过云中,小用和蕊儿打趣儿她时,哥哥与她放河灯时,步步升高输了时。


         å¥¹ä¹Ÿæ›¾æƒ³è¿‡ï¼Œä½†æ˜¯æ¸æ¸çš„不敢想,每次脑海里出现的不是阳光开朗的季元启,或者是芝兰玉树的玉先生。那一抹深紫总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æƒ…犊初开,少女怀春。


         äº‘中也想过自己长的也算是小家碧玉,学业也是名列前茅。能不能……不…不能。花家没落,但是大景的首辅,她的云心先生…若是花家与首辅联姻于花家而言自然是好的,但历代变法之人最后都是在帝王怀疑第一位,若是与南国夫妇并参一本,那云心先生就危险了。


        è‡ªä¹¦é™¢å‘¨å¹´åº†åŽäº‘中便一直躲着凌晏如。但马上就是凌晏如的生日,作为当朝首辅的开山弟子和关门弟子!不送礼是不行的。


        æƒ³åˆ°ä¹‹å‰é€ç»™äº‘心先生枸杞茶,云心先生那一言难尽的表情,云中这次思来想去也没能想到什么好礼物。


         æœ€åŽé€‰äº†ä¸€ä¸ªç´«è‰²çš„发冠,还从来没有见过云心先生束发的样子。其实云中也是有点小心思在里面的,只有妻子才能给自己夫君束发,寒江一战一触即发,最后再让她娇惯一次吧。


          å®¶ä¸åœ¨å¿™ç€æ¸…点客人与请帖,此次宴会凌晏如并没有什么心思庆祝,他想的是怎么将朝廷佞臣宦官趁着宴会揪出来,怎么暗里,提拔贤良之臣,怎么将那个避开他的小姑娘抓住教育一番。


         å®¢äººéƒ½å·²è½åº§ï¼Œäº‘中穿着荷塘月色,一身绿衣正如初见。环顾四周,王家的大小姐?长的是不错,我见犹怜,可是他的父亲不是宸王一派?不行不行!不合适!曹家三小姐,水灵灵的大眼睛,说话也讨人喜欢,但这庶出的与云心先生也是不配。


          å‡Œæ™å¦‚身着玄紫色长衫,腰间的莲花玉佩更明显。凛冽的眼神扫过一群莺莺燕燕,其中不乏有像他抛媚眼的。


          æœ€åŽåœ¨è§’落里看见了那个让他头疼的小姑娘在吃院长送来的什么首乐瓜。


            â€œå“Žå‘¦ï¼Œé¦–辅大人!而立之年安康啊!”

            â€œå¤šè°¢â€

            â€œå‡Œå¤§äººè¿˜çœŸæ˜¯çŽ‰æ ‘的啊!”

            â€œå¤šè°¢â€

            â€œå°å¥³å­ç¥é¦–辅大人生辰安乐了。”

            â€œå—¯â€

            â€œé¦–辅大人…祝您生辰安乐…”云中也安安分分的道了个喜。就是云心先生的脸色好像不太好。

             â€œâ€¦å—¯ï¼Œä¸å¿…如此生分。”

              å®´ä¼šå¼€å§‹æ—¶å„有各的心思,不少官员被凌晏如内涵了一个遍。云中这顿饭也吃的不太安稳。

               çŽ‰æ³½æ¥äº†å°±ååœ¨äº†äº‘中的身边,云中一直在偷偷瞄凌晏如,玉泽看到了还调侃一句“呦,今天凌首辅确实比平常好看。这里漂亮的官家小姐可不少,也不知道凌首辅会看上那个,毕竟都三十了。”

    

               äº‘中心里一阵郁闷,看向云心先生,他却挪了眼神与别人交谈。送礼时,云心先生确实小小的惊讶了一下,毕竟好久没束过发,都快忘了这是个啥玩意儿了。


               â€œäº‘中宴会结束后你留一下,我有事情交代”在即将结束时凌晏如对着还在和玉泽聊天的云中说。

         

                â€œå¥½çš„”云中心里小鹿乱撞(云心先生想说什么?)


                ä¼—人离去 ï¼Œä»Šå¤©æ™šä¸Šå‡Œæ™å¦‚也被灌了不少酒。走起路来都有点摇摇晃晃的 äº‘中看到有点想笑。

                                                                  

              â€œäº‘中你想好婚配良人了吗?”凌晏如率先打破了沉静。

         

               â€œå¹¶æ— ï¼Œäº‘心先生呢?”


               â€œæœ‰ä¸€ä¸ªæ²¡å¼€çªçš„小姑娘,我们认识很久了,她是世家小姐与我正配,适合当家主母的位置。就是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了”

                                                                        

               â€œå—¯ï¼Œè°å®¶å°å§è®©äº‘心先生这么朝思暮想?”云中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话里的醋味。

                                                                       

                â€œèŠ±å®¶çš„小姐,花云中。”

  

               â€œå—¯ï¼Ÿï¼è°å®¶å°å§ï¼Ÿï¼â€äº‘中的一双杏眼瞪大不可思议的有问了一遍。

                                            

               â€œäº‘中我心悦于你,虽然我知道我这样很自私,我比你大很多,变法若是失败可能我的伴侣也会有危险,但是我还是想…唔”

                                                                 

              äº‘中踮起脚尖吻了一下凌晏如的唇 ä¸€è§¦å³åˆ†ï¼Œé¦¨é¦™æ•£åŽ»ã€‚云中羞的连跑带爬的出了首辅府大门。留凌晏如一个人在空中凌乱。

                                                  

                â€œå˜¶â€¦è¿™å§‘娘 ï¼Œè¾£ç€å¥¹äº†ï¼Ÿæˆ‘今晚也没吃辣椒啊。”




云心先生生辰安乐!

岁岁平安!

老当益壮!bushi

ooc了有点😅

  


         

         

新衣风波

 


大家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Î¸ã„Ÿ(⊙ω⊙ㄟ)


学业繁忙离开大家许久


最近看到了步夜和谢行逸出的新装

忍痛花钱买了一个步夜 âˆ ( á› ã€âˆ )

主要是高马尾和鞭子戳中了我的性癖(//∇//)

买完就很心疼98块钱≥﹏≤


为了帅哥,我忍了!!!(╯ಥДಥ)╯

正文↓↓↓↓

💠💠💠💠💠💠💠💠💠💠💠💠💠💠


             æ­¥å¤œè¿™å°å­ä¸å¯¹åŠ² ï¼Œå‡Œæ™å¦‚今天可以说是被步夜迷惑了一整天。先是积极的申请夜间缉拿要犯,后事提前预支工钱买了一套夜行衣。还是找谢行逸订制的!那要花多少钱啊!


            â€œå’³â€å‡Œæ™å¦‚走到正要出发办案的步夜一阵打量。

             â€œå¤§äººï¼Œå¾®è‡£æ­£è¦å‡ºå‘呢。”

             â€œå—¯ ï¼Œæ­¤æ¬¡æ¡ˆä»¶ç´§è¿«ï¼Œäººæµåˆä¼—多,莫要误了时间。”

             å¥½å®¶ä¼™ï¼è¿™æ˜¯è¯é‡Œè¯å¤–都在内涵他呢。步夜心中直接将凌晏如的话翻译成。“小步呀!今日你可是要通宵办公的人!莫要在人群众多的地方与小姑娘幽会,因为我会跟着去的!”

             æžœç„¶ï¼Œæ­¥å¤œèµ°äº†ä¸ä¹…后凌晏如便跟着去了。虽然凌晏如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无聊的去跟踪下属。但事出反常必有妖。

             

           èŠ±ç¥žå›ä¸‹ï¼Œäººç¾¤åŒ†åŒ†ï¼Œç¹èŠ±é”¦ç°‡ï¼Œæ˜Žæ˜Žå·²è¿‡äº†èŠ±å­£æ­¤åˆ»çš„花却比胜春时的花开的还热烈。

           â€œæ­¥å¤œå…ˆç”Ÿï¼ŸçœŸå·§å‘¢ï¼å¥½åƒæ¯æ¬¡éƒ½èƒ½é‡è§ä½ å‘¢ï¼â€

           â€œéƒ¡ä¸»è¯´ç¬‘了,大理寺少卿也是要执行外务的。”

             â€œå—¯ï¼Ÿæ‰§è¡Œå¤–务要云心先生出马吗?”

            æ­¥å¤œä¸€ä¸ªå›žå¤´å·®ç‚¹å°±æ²¡æ”¶ä½æ— è¯­çš„表情。

             â€œå‘€ï¼Œå‡Œé¦–辅可是政务已处理好了?”

             å‡Œæ™å¦‚是怎么都没想到与步夜幽会的姑娘竟然是自己好不容易养大的白菜。明明街道是灯火阑珊,可硬生生是让凌晏如压低了几个度。

             â€œå¤§ç†å¯ºå°‘卿不好好执行外务,抓捕要犯,为民执法,却跑到这儿来与云中郡主说说笑笑。看来这大理寺纪律有待整顿啊”

              äº‘中(完了云心先生说了这么多话一定是生气了)

             æ­¥å¤œï¼ˆè¡£æœç™½ä¹°äº†ï¼‰

              â€œå›žç¦€å¤§äººï¼Œè¿™è¦çŠ¯å¯æ˜¯å·²è¢«ç¼‰æ‹¿å½’案,现在正处在牢房之中,在下只不过是看故友一叙罢了。”

             äº‘中的肚子不和事宜的响了几声,“……云心先生我先走一步了,学生晚饭还没吃呢。”

              â€œæˆ‘们也没吃,一起也无妨。”

            ä¸‰äººè¡Œï¼Œå¿…有修罗场。

            å¥ˆä½•ä»Šå¤©çš„步夜实在是太……,云中时不时的就往步夜那边瞧。

            â€œå¥½çœ‹å—郡主”

            è¢«å‘现了云中倒是也不羞。

             â€œæ­¥å°‘卿今日的衣服真是好看”

            æ­¥å¤œå¬åˆ°åŽå˜´è§’的弧度又大了些。

             â€œåªæ˜¯è¡£æœå¥½çœ‹å—?”

              â€œæ­¥å¤œï¼â€å½“了一会电灯泡的凌晏如表示要为自己发声。

              â€œæ˜Žæ—¥æœ¬å®˜è¦åŽ»æ˜Žé›ä¹¦é™¢æ•™è¯¾æœæ”¿ã€‚你今晚便开始将这个月的公务写出来吧”

               æ­¥å¤œï¼ˆæ‚¨æ¸…高,当老师不过这衣服买的也不亏)





哎~还是好心疼💩

可以点梗啊!灵感缺失了。

💋💋💋💋💋💋💋💋💋💋💋

             


           

当你被他埋🐻时

实在是睡不着(╥ω╥`)  

哎~马上就要开学了,舍不得老婆们

ooc是我的,老婆也是我的

💠💠💠💠💠💠💠💠💠💠💠💠💠💠



宣望钧


          æœ¬ç€å“„师兄的态度 åœ¨ä½ ä¸Žå­£å…ƒå¯æ³¼æ°´çŽ©æ³¼åˆ°äº†å®£å¸ˆå…„的身上后。


            ä½ ä»¥ä¸ºä»–生气了,谁知刚进门便见到宣望钧一手勾着自己并未束起的黑发,一手将白色里衣堪堪遮住臀部。


            å®£æœ›é’§æ­¤åˆ»å¯ä»¥è¯´æ˜¯ä»€ä¹ˆä¹Ÿæ²¡ç©¿ã€‚


            å¬åˆ°å“å£°åŽå®£æœ›é’§æ‰­å¤´ä¾¿çœ‹åˆ°ä½ é€šçº¢çš„脸。(跪求雪球视角!)


            â€œå¸ˆâ€¦å¸ˆå¦¹ï¼æˆ‘还在更衣!我…”


            â€œå¯¹ä¸èµ·å¸ˆå…„!对不起!”


           ä½ åˆšæƒ³èµ°ç»“果脚绊倒了三角桌,马上就要磕到头时,宣望钧拥住了你。但你们还是双双倒下了。


           èº«ä¸Šçš„疼痛感阵阵,头被宣望钧的手垫着,但是胸口怎么这么痛啊!!!


          æ²‰é»˜æ˜¯é‡‘


            ä½ ä¹Ÿä¸æ•¢æŠ¬å¤´ï¼Œå› ä¸ºå®£æœ›é’§è£¸ç€ã€‚


           å®£æœ›é’§ä¹Ÿä¸æ•¢æŠ¬å¤´ï¼Œå› ä¸ºä»–抬头你就能看到他裸着。


           ä½†æ˜¯å®£æœ›é’§åŸ‹äº†ä½ çš„xio

  

           â€œå®£å¸ˆå…„…你起来吧。我被你压的喘不过气了”


           â€œå¸ˆå¦¹â€¦ä½ åˆ«çœ‹ã€‚闭眼”


           åœ¨é‚£ä¹‹åŽä½ ä¸€ç›´èº²ç€å®£æœ›é’§ï¼Œå®£æœ›é’§ä¹Ÿä¸€ç›´èº²ç€ä½ ã€‚导致季元启以为宣望钧没有解气,还觉得宣望钧脸皮太薄了。(确实挺薄的)




玉泽 



       â€œä¹–徒~我头疼~”


        â€œé‚£çŽ‰å…ˆç”Ÿå¥½å¥½ä¼‘息,学生就不打扰了”


         è¯´å®Œä¾¿æƒ³ç€æœæµ·è¾¹çŽ©è€çš„同砚们走去。


         â€œä¹–徒当真是好狠的心,过来让我靠一会。”


          ä»–知道你心疼他,况且是你不小心碰到他的头的。便走过去坐在了玉泽身边。


         çŽ‰æ³½åƒæ˜¯æ²¡éª¨å¤´ä¸€æ ·å€’在了你的大腿上,抬头便看到你优美的下颚线和丰满双峰。一个没忍住…便……(在彩蛋里,粮票即可)


         â€œä¹–徒莫要气了,为师让你摸回来如何?”


          â€œçŽ‰å…ˆç”Ÿï¼æ‚¨å¯çœŸæ˜¯èƒ†å¤§â€







明天开学我可太开心了(* ï¿£ãƒ¼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