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r💩

来自外星球的混杂人

刚接触板绘,对不起宣师兄…我这就去联系quq

当他辅导孩子作业时【花亦山】1

我以后不会生孩子的…真的要疯了。


兴趣很无语😓

宣望钧  å‡Œæ™å¦‚   æ¥šç¦º   çŽ‰æ³½  å­£å…ƒå¯

宣钓钓    å‡ŒèŒ¹èŒ¹    æ¥šå°é±¼  çŽ‰èˆ’舒  å­£ä¼

💠💠💠💠💠💠💠💠💠💠💠💠💠💠💠



云中被封为亲王后与自己心爱之人诞下了小生

命,但正当小生命七岁时………(俗话说得好

七岁八岁狗也不喜猫也不喜)云中成功被孩子

气哭了,留下“他”来辅导孩子做作业。


——————————————————

宣望钧

  饶是性格再好看到云中被气哭心中也是有了怒火。

  “云中,你且先去歇息吧,我来辅导宣钓钓。”

  

  “怎的回事,已经两个多时辰了才写了一页吗?”

  

  “我知晓这是先生多布置给你的,但这不是为了你的书写提升吗?我都快看不出你写的字是什么了”

  

  “不要总和比自己能力低的人比,你的同窗优秀的很多,为何不与他们比。”

  

  “……罢了你要是实在不听劝明日就让先生们惩处你吧”

  

  好说歹说宣望钧半个时辰后趴到了云中肩头,一脸身心俱疲。

  “云中要不然我们给宣钓钓请个西席吧……”


凌晏如

  好歹也是云中一前的西席,怎么可能教不了孩子呢?而且凌茹茹平常很听话,虽然可能反应有点慢,但多教几遍还是能会的,凌晏如不太理解为什么云中会哭。当凌茹茹第一次小测试卷到凌晏如手里的时候凌晏如突然眼前一黑。

  

  “云心先生!别激动!!先做下喝口水缓缓……”

  

  等凌晏如缓过劲来再看那张恐怖如斯的小测。

  

  “六分……六分,对了一道十加二……”

  

  “凌茹茹,父亲与母亲已经手把手教了你半月有余,第一次小测竟是以六分的成绩来回报我们吗”

  小家伙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想着往常自己女儿态度还算不错,凌晏如突然心里内疚了一下,自己的底线都被这两个小女人一再拉低。

  

  “哎…罢了,肯定是教育中出了什么差错,用完晚膳再一一找出错误吧。”

  

  哄完小的又去哄大的了。

  “夫人,茹茹应该是粗心了,我已经训了她一顿了,你也莫要气了一起去用晚膳吧,小家伙等着呢。”

  

  

  

  

我真的要气死了😭😭😭

我真的不理解为什么100克的酸奶兑了水后会是94.3循环

我娶你啊!【花亦山宣望钧gb】

我不是喜欢奶狗,是因为奶狗好压啊!😍

直视自己的欲望好吧👍

以后可能会出和漂亮姐姐妹妹贴贴的

不知道大家能接受吗(反正我能接受就行了)

ooc📍📍📍

私设在一起了,同居了,但没结婚



💠💠💠💠💠💠💠💠💠💠💠💠💠



           å†¬å¤©çœŸçš„很冷,哪怕屋里烧着金丝碳。黑色的屋檐下坠着冰锥被月光照的反出水晶般的光泽。



            çœ‹æ¥å¤–面确实很冷啊,你窝在宣望钧的怀里,准确的来说是他强制的压你在怀里。后背的温热如同电流传入你的身体,使得你感受不到半点冬日的寒冷。



           â€œæœ›é’§ï¼Œçœ‹å®Œè¿™ä¸€é¡µå…µä¹¦ä¾¿æ­‡æ¯å§ã€‚”



          â€œä½ å›°äº†å—?我们现在就掐灯吧。”自从和你在一起后他从没有与你争吵过,总是最先考虑你的感受,连玉泽都说自己的弟弟被拿捏的死死的,又输了花忱一层。



             å®£æœ›é’§äº²äº†äº²ä½ çš„眉心,掐了床头的蜡烛,正准备与你和衣而眠。你的目光如炬一直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他,一秒两秒……他被你盯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â€œäº‘中可是有事与我商议?”


           â€œæœ›é’§ä¼šå¨¶æˆ‘的,对吧?”你没来由的说了出来,宣望钧显然是在考虑自己平常是不是干错了什么事,让你没有安全感了。



             â€œäº‘中这是什么话,我曾在大堂前,花忱与玉先生的面前发过誓,要娶你许你一世无忧。若是不够我现在便再许一遍”说着就做起身竖了三根手指准备起誓。



             â€œå“Žï¼æœ›é’§æˆ‘不是这个意思,可否…咳…可否让我娶你……”你怀着可能会让宣望钧黑脸的风险磕磕巴巴的说出这句话。



               æžœä¸å…¶ç„¶å®£æœ›é’§çœ¼ç›ä»Žæ¥æ²¡çžªè¿™ä¹ˆå¤§è¿‡ï¼Œè·ç¦»ä¸Šæ¬¡è§è¿™ä¹ˆå¤§çš„眼睛还是在儿时的墙上。


            ä»Žé»‘脸变成一个被煮熟的虾子模样,这可比外面的变脸有意思多了。



            â€œâ€¦â€¦èŠ±äº‘中!!!”


            å®Œäº†ï¼è¿žå¤§åéƒ½å‡ºæ¥äº†ï¼ŒçŽ©è„±äº†ã€‚


            é‚£å¤©æ™šä¸Šä»–转过身去睡的,之前都是相拥而眠的…但任凭你怎么道歉,拿手指在他精瘦的背上画王八也不为所动。


           ç¬¬äºŒå¤©ä¹Ÿæ˜¯æ—©æ—©çš„就起床练剑了,等他大汗淋漓的回来你才刚刚转醒。正当他坐在床上准备歇一会时,你一个熊扑把他拉倒在床上。



           â€œåˆ«é—¹â€¦æˆ‘身上有汗”



            â€œæœ›é’§ï½žä¸ç”¨è¿™ä¹ˆåŠªåŠ›ï½žä½ èµ°äº†è¢«çªå¥½å†·ï½žâ€



             â€œæˆ‘今天让府里的人多加点碳。”



            â€œæˆ‘是说你不用这么努力,我娶你就好”



            è¿™æ¬¡ä½ æ²¡æœ‰ç­‰ä»–脸红脖子粗,直接吻上了他的唇。



             è¦ç–¯äº†â€¦ä½ ä»¬ä¹‹å‰æœ€è¶ŠçŸ©ä¹Ÿåªæ˜¯äº²è„¸é¢Šå’Œé¢å¤´ã€‚但也只是蜻蜓点水般,一触即分。




            â€œâ€¦â€¦å¥½ï¼Œæˆ‘等你娶我。”




💠💠💠💠💠💠💠💠💠💠💠💠💠💠

                        â­•ï¸ï½›å°å‰§åœºï½â­•ï¸çŽ°ä»£

花云中:望钧啊~如果我变成面包小狗了你还会爱我吗?

宣望钧:…………不爱了,烤了吧


花云中:……嗯啊!啊!啊!你不爱我了~看我把你变成汉堡小狗!!!


宣望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