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r💩

来自外星球的混杂人

请你吃章鱼烧啊【凌晏如】

炎炎夏日当然是章鱼烧为首选,请云心先生吃章鱼烧吧!

“云心先生,下次吃什么好呢?只当是冰块最为解暑”

“唔……呜呜呜”

择一物【刘辨】GB




本来太忙了一直断更来着,这个月接触了代号鸢这一款游戏,成为了大鸢种。只能说可圈可点,里面的主角F5和一些npc不管是性格还是画风故事都引人入胜👍就是卡关太严重了直接卡死在第四章前夫见不到,新夫没见过了属于是。


ooc归我,老公大家一起❤️❤️

gb预警⭕️⭕️⭕️⭕️



💠💠💠💠💠💠💠💠💠💠💠💠💠💠

  你本以为自己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哪怕是青梅竹马,哪怕也曾有一段花前月下……

  

  

  经历了太多取舍,在这乱世之中权贵之人手握大半江山,而你的陛下却只能择一物。他……舍身取义。

  

  

  自从你亲眼目睹刘辨喝下了那杯毒酒后,便当起了逃犯,逃避着虎狼的目光,逃避着刘辨死了的现实,绣衣楼也大伤元气。你好似将自己拘于办公房中,绣衣楼在短短的几天内竟然已经大体恢复了以往的运转。

  

  

  眼下的青黑,消瘦的身躯。刘辨不见后连傅融也被一箭射下悬崖。

  

  

  “我会一直陪着你走下去的”

  

  

  骗子……都是骗子………

  

  

  最后还是阿婵看你一天天半死不活的样子实在担心强迫着让你出来走走。

  

  

  策马走过了繁华的街市,走过了你曾与刘辨一同偷逃出皇宫吃的饭馆。最后竟走到了郊区。

  

  

  一抹红衣与他如此相像…呵,你也自嘲堂堂广陵王也会被一人牵动全心。这反而像是深闺淑女了。

  

  

  你不自觉的向着那一抹身影走去,虚浮的脚步越来越快。

  

  

  他转首……金色的眼眸汇着属于帝王家不可泯灭的傲然,听老一辈的人说过一个人的生性是可以通过看嘴唇看出来的。那他一定是个薄凉之人吧……

  

  

  “……刘辨…是你吗?”似是疑问,但又是恳求。

  

  

  “贫道*%#+&¥â€åœ¨ä»–出口的一瞬间你便已经笃定他是刘辨了,一个抬腿踢,踢向了他的肚子。虽是不致命却也足够他受得了。

  

  

  你也未曾与他废话,连拖带拽的将他拽到了马下。也不知道是悲伤化为怒火,还是你力拔山河竟将刘辨驼上了马。

  

  

  策马扬鞭,为了不引人瞩目还特地抄了小道,马快到无人看清那一抹残影,只留夕阳落晚霞。

  

  

  回到绣衣楼也已经半夜,刘辨已经被马颠的脸色苍白浑身无力了。你将他拽到了书房中,桌上还有你早上未批完的公务。

  

  

  

  待刘辨站稳脚跟后,你又一个欺身压上。

  

  

  “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会问,乱世之中总要舍取。”你随说着随将刘辨的红衣解开。

  

  

  “但你我并不只是君臣关系,于爱人不顾,不声不响消失了这么久。于情于理你都要付出些什么。”

  

  

  “我的广陵王……我便是你的,哪怕你和我的血,吃我的肉。我也绝不会说不。”

  

  

  清晨待暖阳照入窗棂,你抱紧了怀中珍宝。

  

  

  

  

  

  

  HE

  

  

  

  

  彩蛋是事中详细过程,希望各位看官喜欢。有不足之处还请见谅,点个赞和推荐吧❤️❤️❤️

  

  

  

  

  

我娶你啊!【花亦山宣望钧gb】

我不是喜欢奶狗,是因为奶狗好压啊!😍

直视自己的欲望好吧👍

以后可能会出和漂亮姐姐妹妹贴贴的

不知道大家能接受吗(反正我能接受就行了)

ooc📍📍📍

私设在一起了,同居了,但没结婚



💠💠💠💠💠💠💠💠💠💠💠💠💠



           å†¬å¤©çœŸçš„很冷,哪怕屋里烧着金丝碳。黑色的屋檐下坠着冰锥被月光照的反出水晶般的光泽。



            çœ‹æ¥å¤–面确实很冷啊,你窝在宣望钧的怀里,准确的来说是他强制的压你在怀里。后背的温热如同电流传入你的身体,使得你感受不到半点冬日的寒冷。



           â€œæœ›é’§ï¼Œçœ‹å®Œè¿™ä¸€é¡µå…µä¹¦ä¾¿æ­‡æ¯å§ã€‚”



          â€œä½ å›°äº†å—?我们现在就掐灯吧。”自从和你在一起后他从没有与你争吵过,总是最先考虑你的感受,连玉泽都说自己的弟弟被拿捏的死死的,又输了花忱一层。



             å®£æœ›é’§äº²äº†äº²ä½ çš„眉心,掐了床头的蜡烛,正准备与你和衣而眠。你的目光如炬一直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他,一秒两秒……他被你盯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â€œäº‘中可是有事与我商议?”


           â€œæœ›é’§ä¼šå¨¶æˆ‘的,对吧?”你没来由的说了出来,宣望钧显然是在考虑自己平常是不是干错了什么事,让你没有安全感了。



             â€œäº‘中这是什么话,我曾在大堂前,花忱与玉先生的面前发过誓,要娶你许你一世无忧。若是不够我现在便再许一遍”说着就做起身竖了三根手指准备起誓。



             â€œå“Žï¼æœ›é’§æˆ‘不是这个意思,可否…咳…可否让我娶你……”你怀着可能会让宣望钧黑脸的风险磕磕巴巴的说出这句话。



               æžœä¸å…¶ç„¶å®£æœ›é’§çœ¼ç›ä»Žæ¥æ²¡çžªè¿™ä¹ˆå¤§è¿‡ï¼Œè·ç¦»ä¸Šæ¬¡è§è¿™ä¹ˆå¤§çš„眼睛还是在儿时的墙上。


            ä»Žé»‘脸变成一个被煮熟的虾子模样,这可比外面的变脸有意思多了。



            â€œâ€¦â€¦èŠ±äº‘中!!!”


            å®Œäº†ï¼è¿žå¤§åéƒ½å‡ºæ¥äº†ï¼ŒçŽ©è„±äº†ã€‚


            é‚£å¤©æ™šä¸Šä»–转过身去睡的,之前都是相拥而眠的…但任凭你怎么道歉,拿手指在他精瘦的背上画王八也不为所动。


           ç¬¬äºŒå¤©ä¹Ÿæ˜¯æ—©æ—©çš„就起床练剑了,等他大汗淋漓的回来你才刚刚转醒。正当他坐在床上准备歇一会时,你一个熊扑把他拉倒在床上。



           â€œåˆ«é—¹â€¦æˆ‘身上有汗”



            â€œæœ›é’§ï½žä¸ç”¨è¿™ä¹ˆåŠªåŠ›ï½žä½ èµ°äº†è¢«çªå¥½å†·ï½žâ€



             â€œæˆ‘今天让府里的人多加点碳。”



            â€œæˆ‘是说你不用这么努力,我娶你就好”



            è¿™æ¬¡ä½ æ²¡æœ‰ç­‰ä»–脸红脖子粗,直接吻上了他的唇。



             è¦ç–¯äº†â€¦ä½ ä»¬ä¹‹å‰æœ€è¶ŠçŸ©ä¹Ÿåªæ˜¯äº²è„¸é¢Šå’Œé¢å¤´ã€‚但也只是蜻蜓点水般,一触即分。




            â€œâ€¦â€¦å¥½ï¼Œæˆ‘等你娶我。”




💠💠💠💠💠💠💠💠💠💠💠💠💠💠

                        â­•ï¸ï½›å°å‰§åœºï½â­•ï¸çŽ°ä»£

花云中:望钧啊~如果我变成面包小狗了你还会爱我吗?

宣望钧:…………不爱了,烤了吧


花云中:……嗯啊!啊!啊!你不爱我了~看我把你变成汉堡小狗!!!


宣望钧:………

              

过度保护【凌晏如】gb

⭕️⭕️C预警

最近小灵感实在是太多了。

但摘取一个来写就太单调了。所以就出了个日常,私设已经确认关系。

为了压倒凌晏如性格确实ooc的厉害,谨慎阅读!!!!!

就是喜欢虐虐男人

虐虐更健康更恩爱

很久不更新了,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

凌晏如


        è‡ªä»Žä½ å’Œå‡Œæ™å¦‚确定关系后来往却不如之前密切了,可能是少了去首辅府的借口。 


        ä¹Ÿå¯èƒ½æ˜¯é¦–辅大人忙于近来的越阳走私案,但刚刚放长假的你快在花家闲出花了。  


         ä¸€ç§æ— æ‰€é€‚从与不安感从内心深处迸发而来,大概是云心先生太久没回家了吧……


         å®£äº¬çš„初雪也没能与云心先生一起赏,除了四天前的一封信,也只是写了“一切安好”这四个字,已经半个月没能有云心先生的消息了。 


          å¦‚此坐以待毙被心情掌控的样子才不是历尽种种的云中郡主所有的样子,你准备去越阳。


          æ­£å½“你带着满腔思念准备像之前投入你朝思暮想的怀抱时,却是在榻上。 


          èº«å½¢æ¶ˆç˜¦çš„不成样子,眼下的乌青无不揭示着凌晏如这半个月恐怕没睡过几个时辰。最触目惊心的是右肩上足矣露骨的伤口。


          â€œå…ˆç”Ÿâ€¦â€¦æˆ‘若是不亲自来,您还要瞒我多久?”云中的语气并无半点气愤,只是伤情却从眼底流露出。


              â€œæŠ±æ­‰â€¦æˆ‘,这次越阳走私案与暗斋有关,我已将暗斋铲除,你不必再为他们而费心神…”凌晏如气若游丝的说完便又睡下了。


          â€œæˆ‘从未觉得与你一共承担是个危险的事…”


           ä¸€è‚¡æ— åŠ›æ¶Œä¸Šå¿ƒå¤´ï¼Œå“¥å“¥æ˜¯è¿™æ ·ä¸ºäº†ä¿æŠ¤ä½ ä¸è®©ä½ çŸ¥é“种种,玉先生为了保护你不让你涉进这场棋局。


           å¯äº‹ä¸Žæ„¿è¿â€¦ä½ æœ¬å°±æ˜¯æ£‹å­ï¼Œä½•è°ˆä¸å…¥æ£‹å±€è¿™ä¸€è¯´ã€‚好在最后的结局是好的不是吗?为什么你最亲近的人又在开始隐瞒你,这种过度保护压的你喘不过气。


           æŽ¥ä¸‹æ¥ä½ ä¾¿åœ¨è¶Šé˜³çš„客栈住下了,每天给凌晏如喂药,给伤口上药包扎。但你并没有多说一句话。

   

            å‡Œæ™å¦‚也深知自己对不起你,毕竟让自己的爱人独自在家担心自己属实不是个负责的作为。


            ä½†ä»–不想再让你深处危险当中了,当年熙王案在崖底的那一抹红成了他永远无法磨灭的噩梦。


             ç›´åˆ°æ‰“破冷战是你带着苦涩的中药与纸笔走入他房中。你内心也不想冷战的,但总要让他明白爱与关心要说出口,困难要共同承担。所以你准备在他伤好的差不多的时候给他个记性。


              ç›´åˆ°å‡Œæ™å¦‚喝的差不多了,以为你又要与之前几天一样离开,未曾想到你开始磨墨。


            â€œäº‘心先生,我觉得我们还是更适合先生与学子的身份……和离吧”


             å‡Œæ™å¦‚似乎没有意识到你会来这么一出,眼神中露出了不可思议与不可思议。脸比左丘肃劈了他一道雷还黑。


               â€œä¸å¯ï¼å©šé…å²‚能儿戏!现今你竟然以嫁与我便不可始终乱弃!”你竟然从凌晏如眼里看到哀求与…小泪珠?!


                å“­äº†ï¼Ÿï¼ä½ åƒåœ¨æ˜Žé›çœ‹ç®—学没过的季元启哭一样,凌晏如现在已经被你打击的溃不成军,把脸转向一边。你伸手就捏着凌晏如的双颊直视了你。


             çœ¼å°¾å·²ç»çº¢äº†èµ·æ¥ï¼Œå¤´å‘也凌乱不堪。这谁顶得住啊!你果断的……转了个弯。搞笑你怎么会沉陷与他的美男计。


              â€œå¯æ­¤ç•ªå…ˆç”Ÿå´æ˜¯ä¼¤å®³åˆ°æˆ‘了呢。先生不给点赔偿怕是无法原谅先生您了。”


               â€œåªè¦ä¸å’Œç¦»â€¦å…¶ä½™ä½ å¹²ä»€ä¹ˆæˆ‘不会多做过问。”


                â€œå¯æˆ‘就想要先生呢~”凌晏如耳朵不可控制的红了起来。本想出口反驳,却又想起你还在气头上便默认了。


                ä½ ç‰¹åœ°é¿å¼€äº†ä»–受伤的右肩,灵活的手zhi不仅在取yue他时体现的出来,在欺负他时也能体现出来。


               ä¸€å¤œyan音,只不过这音却带了浓厚与隐忍。


               â€œæˆ‘从不怕与你共患难”你枕在凌晏如的左臂上,面上红润光泽。


              â€œæŠ±æ­‰â€¦ä¸‹æ¬¡ä¸ä¼šäº†â€å‡Œæ™å¦‚身上处处红梅。


               å…±ç™½å¤´ï¼ŒåŒæ‚£éš¾ 

                                           HE



天啊😱这次虐小季,还有宣望钧和首辅没被虐。你别搞事情啊狗花,宣猫猫凌爸爸你跟我走吧!!!远离这个不幸的地方!!!


被屏了……我始终看不出来写了啥敏感字词…

审核大大开恩❤️❤️